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宋舟脸上还带着笑容。

 他笑得很灿烂,就像一个单纯的孩子。

 可是林荫看了之后,心情怎么都好不起来。

 她记得很清楚,刚才宋舟对诗风也是那么笑的。

 现在他们两个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他怎么还能不要脸地问出这种问题呢。

 林荫躲开宋舟的手,她看着宋舟,冷声开口。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想和你有太多接触,我们早就没关系了。我没必要因为你吃醋。”

 其实林荫本来没打算解释这么多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就是停不下来。

 她真的不想让宋舟觉得她在吃醋。

 尽管她心里的确是很难受,可这跟他没关系。

 宋舟拉住林荫的胳膊,把她拽到了怀里。

 他力气比林荫大了很多倍,林荫再挣-扎也没有用。

 宋舟低头,对着林荫的脸颊吹了口气,食指在另外一边轻轻地摸-着。

 “怎么办,你越不想和我接触,我就越想和你发生点儿什么。果果姐姐…嗯?”

 说完这句话,宋舟就拉着林荫上了车。

 这辆车是他刚买没多久的,车里的味道还没有散去。

 林荫坐上去的时候,看了一眼车标。

 然后,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奥迪。

 宋舟买的车,居然真的是奥迪。

 林荫掐住手心,强-迫自己不要去回忆过去,可是回忆的漩涡却再一次把她没。

 还是在青岛那会儿,有一次,林荫挤公被踩了一脚,回去和宋舟抱怨。

 宋舟当时信誓旦旦地说:果果姐姐,你等着,等我毕业了就赚钱买车。

 林荫当时就点头附和,她说:我就要奥迪,还要茶的。你赚钱了就给我买。

 宋舟当时笑着答应了。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林荫想,宋舟应该不会记得了吧。

 他买这个车,说不定只是巧合。

 “茶奥迪,很难买啊。”

 正在林荫走神的时候,宋舟开口说话了。

 他靠到林荫面前,为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两只手拽着安全带,低头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

 林荫很抗拒这样的近距离接触。

 他们两个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近到她一抬头就会碰上宋舟的嘴-

 “果果姐姐,我们玩儿个游戏吧。”

 宋舟摸-着林荫的头发,若有所思。

 “很刺-。你想玩儿么。”

 “我不想,也没空陪你玩儿。”

 林荫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

 “宋舟,你女朋友还在等你。你快上去…啊…”接下来的话,林荫再也说不出来了。因为宋舟捂上了她的嘴。

 嗯,是用手捂上的,而且特别用力。

 林荫只能用鼻子呼吸了。

 满意地看着林荫沉默,宋舟就开始解她身上的衣服。

 林荫今天穿了一件雪纺衫,扣子不多,很快就解-开了。

 宋舟把雪纺衫-到一半,就低头啃-上了林荫的肩头。

 她身上的皮-肤特别好,又滑又,跟羊脂玉似的。宋舟伸出舌-头-了好一会儿才松口。

 林荫被宋舟捂着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宋舟看着她涨-红的脸颊,反应一下子就来了。

 再加上手心还时不时被她呼出来的热气呵得,就跟有一只手在他的心一样。

 那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我们来玩儿偷-情,好么。”

 宋舟将手停到林荫的肚子上,轻轻地摁-着。

 他的眼神飘得有些远,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儿。

 很久之后,宋舟才出声。

 他问:“上一次,没怀上?”

 林荫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宋舟说的那一次是哪一次。

 她本来想嘲笑他的,可是嘴被捂着,想说什么都没办法说。

 …

 “没关系,再来试试。”

 宋舟基本上就是在自言自语。

 他把手从林荫嘴上拿开,两只手扣住林荫的,顺手解开安全带,把林荫抱到了驾驶座上。

 林荫被宋舟弄得头晕目眩。

 产之后,她就有些贫血,时不时就会头晕,一旦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供血不足,准得晕。

 现在被宋舟这么甩了一下,林荫晕得眼前都发黑了。

 缓过劲儿来之后,林荫已经被宋舟-在了方向盘上。

 林荫疲惫不堪地看着宋舟“你饶了我吧,别折磨我了,行么?”

 林荫是真累,身体和心都累。最近几天出差,每天折腾来折腾去,连一次好觉都没有睡过。

 好不容易回家看看,又赶上这样的事儿。

 特别特别累。

 “你好好对你的女朋友,我好好和徐谦在一起,这样好的。”

 林荫耐着子和宋舟讲道理,希望他能就此放过她。

 好歹他们两个相爱一场,林荫也不想最后的结局搞得这么狼狈。

 宋舟推了推眼镜,然后伸手捏住了林荫的下巴。

 看着林荫那副巴不得和他划清界限的表情,宋舟心里的怒火噌噌地往上涨。

 他直接把林荫摁到了脚下,让她蹲在驾驶座前。

 为了不让林荫逃走,宋舟迅速地发动了车子。

 宋舟踩下油门的时候,林荫的头一下子就磕到了。

 她疼得不行,下意识地就想躲开那个东西,结果,往前一扑,正好就碰上了宋舟的-裆。

 “果果姐姐,你在-暗示么?”

 宋舟用腿住她的

 “用嘴也可以,这样开车会很刺-。果然还是你会玩儿。”

 …

 林荫被宋舟的动作吓到了。

 她是考过驾照的人。

 开车的时候脚不可以这么放。万一遇到个什么突发情况,踩刹车的时间是不够的。

 林荫怕死,她拽住宋舟的衣服,提醒他:“你的脚…放刹车和油门上,别碰我。”

 “嗯?怎么不能碰你了。”宋舟不以为然。

 “会有危险,你这样不安全!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林荫急得都快哭了。“我还不想死!”

 “不想死,就听话一点儿。”宋舟说“手该放哪里,还要我教吗?”

 林荫当然知道宋舟让她做什么,可是…她不想啊。

 他们两个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啊?

 一个有女朋友,一个有男朋友,这种事情,真是太见不得人了。

 林荫一动不动,满脸哀求地看着宋舟。

 “除了这个…我不能…”

 宋舟打断她的话,漫不经心地问。

 “果果姐姐,你是要我松开方向盘,手把手教你么?”

 下一秒,宋舟就松开了方向盘,林荫吓得发抖,赶紧把手放到了那个地方。

 感觉到她的动作之后,宋舟才把手放回方向盘上。

 宋舟-迫人的方式越来越变-态,林荫本来以为自己现在可以承受得住了。

 可是,她终究是想得太美好了。

 在和宋舟的博弈中,她从来就没有赢过。

 **

 车子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停了下来,林荫靠在宋舟腿-上,满手满身都是他的脏东西。

 林荫不知道宋舟把她带到了什么地方,她蹲了一路,又用了一路的力气,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

 当宋舟拖着她下车的时候,她连挣扎都忘记了。

 宋舟带林荫开的是他租的一套房子,房子不大,九十多平方,他平时基本就住在这边。

 把林荫扔带回去之后,宋舟就把她锁到了一间没有窗户的卧室里。

 林荫当时困得不行,躺到上就睡着了。宋舟把林荫锁到卧室之后就离开了。

 几个长辈和诗风还在饭店等着,虽然他和诗风只是做戏,但是为了不让长辈怀疑,他不能离开太久。

 …

 宋舟用了二十分钟就开车回了饭店。

 他再进包间的时候,诗风正和四个长辈聊得开心。

 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话题,诗风笑得眼睛都弯了。

 这顿饭的气氛还不错,宋舟他爸妈对诗风满意的。

 临别的时候,还邀请诗风有时间就去家里玩儿。

 诗风笑着答应下来,然后就上了宋舟的车。和长辈们分开之后。

 宋舟对诗风也没有了平时的热络。

 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诗风:“去哪里?我送你。”

 诗风看宋舟变脸变这么快,忍不住笑了。

 她一脸好奇地看着宋舟,问道:“你怎么这么残忍啊,利用完就这种态度啊…”“送你去哪里?你家还是幼儿园?”

 宋舟直接无视了诗风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呃…今天我得去一个学生家家访,你送我去xx小区吧。”

 诗风和宋舟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两个的交流模式就是这样的。

 需要的时候拉着对方当垫背的,不需要的时候就不过问彼此的事儿。

 这样的模式,宋舟乐意,诗风也轻松。

 **

 林荫一觉就睡到了十点。

 她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

 房间里连个窗户都没有,林荫觉得呼吸都有些压抑了。

 她从上下来,想开门,却发现卧室的门儿根本开不了。

 那一瞬间,林荫特别绝望,她坐在地上,无助地靠着房门,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怎么都停不住。

 …

 宋舟是十点半回来的,进门儿之后,他就朝着关林荫的那间卧室走了过去。

 宋舟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撞上了靠着门板哭的林荫。

 林荫感觉到有人推门之后,她立马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哭了将近半个小时,林荫的眼睛已经肿了。

 宋舟一进门儿就看到了林荫这个样子,他关上门,把林荫拽到了怀里。

 “哭什么?嗯?”

 “我要回去。你放开我。”

 闻到宋舟身上的味道之后,林荫一下子就激动了。

 她疯狂地挣-扎着,双手到处打。

 混乱之中,宋舟的眼镜被林荫打了下来,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若是以前,宋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捡起来戴上。

 但是今天,他没有。

 宋舟看都没看地板上的眼镜儿,他把林荫抱到上,倾身-住她,将嘴-贴到她的耳-朵边儿上。

 “来北京干什么?”

 宋舟动作温柔地给林荫整理了一下头发。

 “是不是想我了。”

 林荫别过头“我是过来出差的。跟你没有关系。我后天就要回去了。”

 宋舟摁住林荫的脑袋,再一次将嘴-贴到了她的耳后。

 林荫的耳-朵很敏-感,这么被宋舟吻-着,她的皮疙瘩起了一身。

 宋舟摸-着她脖-子上的的皮-肤,小声地对她说:“果果姐姐。你走不了的。既然回来了,我就不会让你走。”

 林荫咬牙“我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不要再让我强调了,宋舟,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

 “没关系么。”

 宋舟呵呵地笑了一声“那么,你告诉我,刚才在车里发生的事儿算什么?”

 听着宋舟用这种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出来这样的话,林荫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她死死地咬-住嘴-,满脸恨意地看着宋舟。

 “那是你我的!宋舟,你能不能不要恶心我了?我他妈要被你疯了!”

 这是林荫第一次在宋舟面前说脏-话。

 宋舟听完之后也愣住了。

 可能他真的是变-态,听着林荫这么骂他,他居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

 就像触了电一样,每一个孔都被电得打开了,酣畅淋漓。

 他温柔地搂住林荫的脖-子。

 “果果姐姐,继续骂…”

 “你放开我…”

 “骂。”宋舟摁住她的手“骂到我了再停。”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