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

 宋舟和陈琳坐在客厅里,陈琳看着他们家里稚的装扮,笑得眼睛都弯了。

 “看不出来你喜欢这种风格啊。沙发都是y。”

 宋舟瞥了一眼沙发“哦,这个是她选的。她比较喜欢吧。”

 陈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然后,她问宋舟:“我记得你女朋友不是比你大么?看着不像啊。”

 宋舟“嗯”了一声,随意地应了陈琳一句。

 “她比我大三岁。”

 这种话,其实宋舟不愿意说的。

 年龄,一直都是他和林荫之间最大的一个矛盾。

 他们费了很大的劲儿,依然没能克服。

 “啊对啊,你刚才说了我和她同岁。”

 陈琳恍然大悟地拍拍脑袋“你看看我这记。这事儿都给忘了。”

 宋舟没说话。

 他向来不是话多的人,对于陈琳这种刻意没话找话的行为,他更是不会回应太多。

 宋舟觉得做得差不多了,再过分一点儿林荫大概会真的受不了。

 所以,宋舟趁着林荫做饭的时候,把陈琳给送走了。

 陈琳虽然不想走,但是考虑到情况,还是不情不愿地走了。

 陈琳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能猜到宋舟大概和他女朋友吵架了。

 不然的话,热恋中的男女怎么可能对彼此那么冷淡。

 陈琳今天过来了一趟,也算是了解了一下敌情。

 她想,宋舟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一定很累。

 他每天工作就那么辛苦了,回来还得哄她,大概没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吧。

 以后,她可以从这个方面下手。

 **

 林荫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了很久,好不容易才煮了一碗面。

 这对她来说已经是高难度的了。

 中间还不小心烫了一下手,手背上烫起了一个泡儿,疼得林荫都没有吃饭的心情了。

 林荫刚坐下来没一会儿,宋舟就进来了。

 林荫听到宋舟进门的动静,手上的动作下意识地就停下来了。

 她抬头看了宋舟一眼,目光正好和他撞到一块儿。

 对视了大概三秒钟,林荫就收回了视线,继续埋头吃面。

 她一点儿都不想和宋舟说话。

 林荫这个反应,是宋舟意料之中的。

 他走到餐桌前,坐到林荫身边,把她手里的筷子抢了过来。

 “你自己煮的面能吃么。等着,我去给你煮。”

 林荫心里头本来就有气,宋舟现在又用这种好像她什么事儿都做不了的语气和她说话,林荫就更不舒服了。

 她咬了咬牙,端起碗来喝了几口汤。

 宋舟阴沉着脸看着她的动作,眼底已经酝-酿起了风-暴。

 …

 “不麻烦你了,我已经吃了。”

 喝完汤之后,林荫就站起来准备出去了。

 她知道自己要是再呆下去,肯定避免不了和宋舟吵架。

 所以还是先离开比较好。

 可林荫这一系列的动作,在宋舟看来就是抗拒。

 宋舟站起来,几步走到了门前,把餐厅的门狠狠地摔-上。

 林荫被宋舟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看着宋舟暴-怒的表情,身-体不自觉地开始发-抖。

 其实,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都没有变过。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林荫都特别特别怕宋舟。

 只要和他对视一眼,就会忍不住发-抖。她就是这么没出息。

 宋舟抓-住林荫的胳膊,将她摁-着坐到了凳子上。

 “坐着,我给你做饭。”

 林荫没有说话,用沉默来彰显自己的不满。

 宋舟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去厨房忙活了。

 刚才看到林荫抱着那碗面吃,宋舟一瞬间就自责了。

 他知道林荫不会做饭,那碗面肯定不怎么好吃。

 宋舟也觉得自己幼稚了。不应该因为想刺-她就不考虑她的身-体。

 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他做得不合适。

 林荫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他应该好好照顾林荫才是。怎么能让她受这么大的委屈。

 宋舟重新给林荫下了一碗面。

 里面煮了很多她喜欢吃的菜,还有鸡蛋和火腿肠。

 他一下子做了两份,今天他也加班了,还没吃饭。

 宋舟想着,两个人在一块儿吃一顿饭,那些不高兴的事情应该暂时能放下了吧。

 宋舟端着面放到林荫面前,给她准备了成套的筷子和勺子。

 “里面都是你喜欢吃的。”

 宋舟有些讨好地对林荫说“尝尝吧。”

 面很香,可是林荫现在根本就没有胃口吃。

 她连筷子都没有往起拿。

 宋舟看林荫迟迟不动,勾起嘴角来笑了笑。

 “怎么不吃?果果姐姐是要我喂你么。”

 “我说了我不想吃!”

 林荫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她把面前的碗扫到地上,听着瓷碗碎-裂的声音,心底的怒气才得到一点宣-

 “宋舟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别这么自以为是。你是不是觉得我没了你在就不能过日子了?我没有你照样可以过得好好的。”

 林荫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吼完之后,她就哭了。

 怎么都停不下来的那种哭。

 …

 宋舟盯着林荫看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到厨房拿了扫帚和簸箕开始清理地上的碎片和饭。

 有比较小的碎片,扫帚扫不到,宋舟就直接用手把它们捡起来。

 他的手很快就被划得鲜-血淋-漓,但是宋舟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句疼也没有喊。

 收拾完之后,他随意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

 宋舟笑着对林荫说:“是这样啊。那就不要吃了。你去休息吧。”

 林荫以为宋舟会暴怒,或者是再用什么千奇百怪的方式惩-罚她。

 但是他没有,他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说,只是把她摔碎的碗安安静静地收拾到了垃圾桶里。

 宋舟这样,比直接吵一架都要难受。

 林荫觉得,自己好像又做得过分了。

 但是,她控制不了自己啊。

 宋舟带着别的女的回家,她心里怎么可能会好受。

 林荫就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她爱吃醋,看到自己男朋友和别的女孩子说话,她哪儿能那么的快就原谅。

 林荫盯着宋舟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转身离开了餐厅。

 林荫一鼓作气走到卧室,换上睡衣之后就去洗澡了。

 …

 洗澡的时候,林荫把水调得很热,冲在身-上烫-得表皮都疼。

 可是她却觉得很。就好像重新活了一遍一样。

 林荫的身-上还有宋舟昨天晚上留下的淤-青,她盯着淤青看了一会儿,眼眶不自觉地泛酸。

 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林荫就特别想哭。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那么对自己的女朋友呢。

 林荫一个澡洗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快被闷得窒息了。

 她躺在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

 宋舟一直在餐厅坐到十点钟才出来。

 他手上的伤口已经结了一层痂,但是稍微动一下还是会裂-开。

 走到卫生间洗澡的时候,宋舟才想起来今天早上换下来的单和被套还没有洗。

 于是宋舟就开始洗单和被套了。

 消毒和洗衣倒进去,他把脏得厉害的地方用手

 这一用力,先前被划破的地方就裂-开了。

 被刺得特别疼。可是宋舟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疼对他来说也快变成奢侈了。

 林荫刚才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麻木了。

 这天晚上,宋舟和林荫是分开睡的。

 宋舟洗过单之后已经快十二点了。

 他直接睡了沙发。林荫盯着天花板发呆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她才发现宋舟没有在。

 那个时候,林荫是有些失落的。

 因为她一直觉得宋舟晚上会和她一起睡的。

 就算他们再怎么吵架,这个习惯都不会变。

 可是她错了。昨天晚上,他真的没有进来和她一起睡觉。

 嗯,可能他们两个真的要结束了吧,林荫这样想。

 叠被子,换衣服,林荫从来没有这么利索过。

 刚走到客厅,林荫就看到宋舟正在拿着纸巾擦手上的血。

 她当时很想上去关心一下,可是她忍住了。

 …

 两个人谁也没有和谁说话,宋舟没有给林荫准备早饭,林荫只好急急忙忙地出去买早餐。

 因为买早餐耽搁了时间,林荫光荣地迟到了。

 她气--吁-吁地跑到办公室,差点儿滑到。

 徐谦路过的时候正好扶住了她。

 看着林荫着急忙慌的样子,徐谦笑着提醒她:“走路小心点儿,摔倒了多不好看。”

 林荫尴尬地和徐谦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跑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有时候,工作真的是转移注意力的利器。

 因为最近工作忙,所以林荫一到公司就想不起来宋舟了。

 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跟着徐谦学着工作技能。

 林荫觉得自己不能再做一个迷糊糊的人了,她要学着精明一点儿,做个事业型的女人。

 她不能让宋舟觉得她没有了他就会活不下去。

 工作之后,人的观念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当周围的人都在努力打拼往上爬的时候,林荫当然不会示弱。

 她虽然没有过人的智商,但她够努力。

 和林荫相比,宋舟的状况就糟糕多了。

 他一整天心不在焉,坐在办公室里也一直在走神。

 手上的伤口因为长时间在水里浸泡已经化脓了。

 本来没有多严重,现在看着却是惊心动魄的。

 陈琳看到宋舟手上的伤时,吓了一大跳。

 昨天晚上她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难道宋舟和他女朋友打了一架么?

 怎么一晚上就能变成这样…

 这伤口要再不包扎一下的话,估计得烂掉了。

 陈琳趁着午饭时间,跑出去给宋舟买了一盒创可贴,还买了一瓶碘伏。

 陈琳是很自然地把东西递给宋舟的,她说:“看你手破了,消消毒贴几张创可贴吧,再不处理该烂了。”

 宋舟本来是在发呆的。

 听到陈琳的声音之后,他才回过神来。

 宋舟看了一眼面前的创可贴和碘伏,又回过头盯着陈琳看了一会儿。

 说真的,那个时候宋舟心里是有感动的。

 “谢谢,多少钱待会儿给你。”宋舟对陈琳笑笑。

 宋舟把手上的伤口消了消毒,然后贴了几块儿创可贴。

 贴上之后,就没有那么疼了。

 可是他的心里还是特别难受,又压抑,又痛苦。

 宋舟甚至在想,为什么一个普通同事都晓得关心他,而林荫不懂。

 昨天晚上…他已经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她依然那么任

 宋舟喜欢林荫少说也有二十年了。

 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觉得喜欢她是一件这么累的事情。

 累得他都想放弃了。

 或许林荫说得对,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合适。

 这段感情只是他一个人的执念,没必要拉着她一起。

 一直以来都是他强-迫林荫的。

 林荫如果对他有意思的话,怎么可能在刚念大学的时候就和孟经纬处呢。

 宋舟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他觉得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可是他忘记了,感情的事情是算计不来的。

 林荫不爱他就是不爱他,无论他怎么算计,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宋舟想了一整天,他觉得,他对林荫放手,大概是最好的选择。

 只有一个人付出的感情真的太累,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吧。

 宋舟这么想着,倒也释然不少。

 **

 林荫五点多钟就下班了。

 但是她一点儿都不想回家,因为她觉得她回去也是要一个人呆着。宋舟肯定又在加班。

 她不想一个人呆着,所以就出来逛了。

 大连市里的商场就那么几个,林荫轮番转着,可是半天都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自从来大连之后,林荫就没买过衣服了。

 因为宋舟根本没时间陪她逛街。

 林荫漫无目的地走在商场里,正发愁买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站在原地,盯着看了很久,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嗯,就在她正前方,宋舟和一个女人一块儿逛商场。

 好像是一家手表专柜。

 宋舟脸上是什么表情,林荫看不清。

 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了,也可能是因为眼泪把视线弄模糊了。

 那个女人林荫能认出来,就是昨天晚上宋舟带回家的那个同事。

 好像是叫陈琳。

 林荫盯着他们两个人看了一会儿,就哭着走出了商场。

 她觉得自己很没出息,连上去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嗯,陈琳比她优秀,她是知道的。

 她又笨又傻,还不会做事儿,还总是任

 宋舟已经为她放弃了那么多东西,她却还是不懂知足。

 林荫站在街头,自己骂了自己几句。

 本来以为这样可以发-,可是她却哭得更厉害了。

 都怪她太容易心软了,如果她稍微坚定一些,就不会对宋舟动真情了。

 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林荫认为自己活得真是够失败的。

 孟经纬她没有把握住,宋舟她也没有把握住。

 林荫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开-房。

 今天晚上,她不想回去了。就当她是任。

 反正宋舟和别人在一起,也不会有时间来找她。

 她就算明天也不回去,宋舟大概也不会再管了吧。

 他们两个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呢?

 当初怀着一腔热血从青岛来到大连,林荫以为自己可以在这边开始新生活,可以和宋舟过好属于他们的小日子。

 可是只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就沦落到了如此境地。

 …

 林荫躺在酒店的上,看着空的房间,眼睛越来越酸。

 负面情绪是很会蔓延的,当你没什么事儿干的时候,它会窜得特别快。

 为了分散注意力,林荫打开了酒店房间里的电脑,上网消遣时间。

 来大连之后,除了工作,林荫就没再碰过电脑了。

 q--q和微-博什么的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玩儿过。

 用酒店的电脑登上q-q之后,林荫收到了三四百条未读消息。

 其中,光孟经纬发来的,就有五十多条。

 孟经纬的q-q头-像还是他们两个曾经拍的合照。

 林荫颤抖着手点开他发来的消息,一条一条地翻看着。

 从林荫离开青岛那天算起,到现在,孟经纬基本上每天都会发一条q--q消息给她。

 最后一条,是十分钟前发来的。

 孟经纬没有说什么矫情的甜言语,他的留言大部分都是在念叨着生活里琐碎的事情。

 他说,一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去走一走他们在大学里走过的路,或者是到她曾经住过的宿舍楼下转一转。经常会觉得她好像还会从宿舍大门里走出来,总是会觉得他们好像还在一起。

 他还说,他和王菁已经彻底断了,现在他也换了工作,不在那家国企了。

 他爸妈因为这个还把他训了一通,可是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他不想再因为所谓的前途压抑自己了。

 偶尔,孟经纬也会煽情几句。

 七月七号的凌晨一点钟发来的那条消息里,他说——

 果果,本来准备今年生日的时候和你求婚的。

 我戒指都买好了,可是却把你弄丢了。

 我真的很想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这个戒指,我会一辈子留着。

 除了你,没人配得上它。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林荫终于忍不住,趴在电脑前嚎啕大哭。

 七月六号,是孟经纬的生日。

 她记得他之前半开玩笑地说过,以后求婚的时候一定要挑在他们两个人过生日的时候,这样纪念和生日就是一天了。

 回忆如-,林荫越想,哭得就越厉害。

 眼泪鼻涕混在一块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林荫从旁边的盒子里了几张纸巾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然后在聊天窗口里敲下一行字。

 她对孟经纬说:我很久没有上网了,才看到你的消息。你最近过得好吗?

 一分钟不到,孟经纬的消息就回过来了。

 他说:就那样吧,你呢?现在还和宋舟在一起吧?

 看到宋舟的名字,林荫的-口突然就开始-搐。

 特别地疼。

 她愣了很久,才把手放到键盘上。

 林荫说:最近,我过得一点儿都不好。我觉得,他好像不喜欢我了。

 …

 孟经纬一看林荫这么说就着急了。

 林荫本来就是藏不住事儿的性格,这一点孟经纬是知道的。

 他赶紧发了语-音过去,接通之后,他关切地问林荫。

 “果果,怎么了?你是不是和宋舟吵架了。他对你不好还是欺负你了?”

 听到孟经纬的声音,林荫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就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大学校园里,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其实还是很快乐的。

 除却那些小小的不开心之外,他们很幸福,很甜蜜。

 林荫鼻子,对孟经纬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刚才看到他和他的女同事一起逛街啊…经纬,你知道么,我来大连一个多月了,他都没有陪我逛过街。我不知道他现在还喜不喜欢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什么都不敢问,我怕我一问他就烦我、不要我…”

 即使分手了,他们也是曾经在一起三年多的。

 林荫这种时候急需倾诉,孟经纬刚好又在,她当然会毫无保留地和他说。

 孟经纬知道,林荫对他还是有信任的。

 但是,他听到林荫为了宋舟这么伤心的时候,心里还是难过的。

 嗯,这个傻姑娘,傻得他都舍不得把她交给别人了。

 孟经纬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他对林荫说:“你有什么事儿,一定要和他好好沟通,千万不要憋着,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沟通。果果…别哭,你哭了我也难受。”

 “我也不想哭的,我知道我这样特别没出息,可是老孟,我真的好难受啊。我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的…我不知道我现在是怎么了…”

 林荫哭得越来越厉害,一边哭一边,话都快说不上来了。

 林荫的话,听得孟经纬-口又是一阵酸。

 他该怎么说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只是因为她对他的感情不够深。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会这样患得患失,只是因为她对他不够喜欢。

 这样残-忍的话,孟经纬说不出口。

 **

 宋舟和陈琳告别之后就回家了。

 进家门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宋舟进去转了一遭,没有发现林荫的身影。

 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宋舟开始用各种社软件联系她,微信没人回复,ft也接不通。

 宋舟后来走投无路了,上了q--q碰运气,正好看到林荫在线。

 他没有直接和她说话,而是下了个破解版的软件查了一下她的i-p地址。

 这个对宋舟来说是动动手指头就能解决的事情,不出一刻钟,宋舟就查到林荫住在哪家酒店了。

 …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