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宋舟已经完全被林荫得形象全无了。

 他平时真不是爱说脏话的人。这会儿硬生生被林荫得出口成脏了。

 因为心里有气,宋舟咬林荫的下巴咬-得越来越狠。

 林荫的下巴上被宋舟咬了一排很深的齿-痕,还渗着血丝。

 她快疼死了。宋舟松开她之后,林荫也哭了。

 其实林荫的年纪本身也没有多大。跟孟经纬谈恋爱的时候,都是他让着林荫的。

 林荫无理取闹起来和别的女孩子差不多。之所以在宋舟面前忍气声,是因为她从小就习惯了让着宋舟。

 宋舟刚出生的时候,林荫正过三周岁生日。那会儿她也是懵懵懂懂的。

 刚出生的孩子很丑,皱巴巴的。

 林荫那会儿被吓坏了。一直指着宋舟哭着说“弟弟好丑”

 当时她妈妈跟她说:果果,你是姐姐,以后可得让着弟弟一点儿。

 林荫当时就把这话记在心上了。

 后来陪宋舟玩儿、教宋舟写作业的时候,都一直坚持着这个原则。

 小时候,胡同口儿有卖冰儿的,林荫特别喜欢吃。

 有一回跑着买了回家,宋舟正好来了,林荫二话没说就把自己手里的冰儿给他了。

 在宋舟面前,林荫已经把忍让当成了习惯。

 所以宋舟对她做出那些过分的事儿,她都没有真抖出来。

 但是这会儿,林荫被宋舟的话气到了。

 她也是有脾气的人。听宋舟说什么二手不二手的,她很生气。

 …

 林荫顺手拿起宋舟上的一本相册,狠狠地朝他砸了过去。

 好巧不巧,这一下正好砸到了宋舟的鼻梁上。他的眼镜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宋舟低头把眼镜拿起来,淡定地戴回去。

 “宋舟,我讨厌你。”

 林荫一边哭一边骂宋舟:“你每次都是这样,幼稚死了。”

 “你把我下巴咬破了,疼死了疼死了。”

 林荫抬起手来抹了把眼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宋舟懵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林荫撒泼的样子。看得都有些发呆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过了大约一分多钟,宋舟才回过神来。

 嗯,林荫撒泼的样子比平时教育他的时候顺眼多了。

 林荫低头擦眼泪的时候,冷不丁看到了刚才那本相册里掉出来的几张照片。

 然后,她的动作瞬间僵硬了。

 掉出来的这些照片上,主角都是她。

 有小时候的,也有初中高中的。

 反正每一张都很丑。

 宋舟看到自己攒了这么多年的东西被摔地上,立马掀开被子。

 他往边挪了挪,弯下捡起了地上的相册和散落的照片。

 捡起来之后,宋舟用手指轻轻地擦了擦照片表面。

 他拿起来一*荫高中时候的证件照看了一会儿。然后笑着看向她。

 “果果姐姐,你真漂亮。我最喜欢你梳马尾了。”

 …

 林荫哭笑不得。那张照片是她高三的时候拍来往毕业证上贴的照片。

 特别丑。她不知道宋舟从哪里弄来的。

 “宋舟你有病…”

 林荫攥起拳头来狠狠地捶了一下宋舟的肩膀。

 “心理变-态。你弄这么多我的照片干什么?!”

 林荫这一下打得特别狠。但是宋舟却一直在笑。

 在林荫的注视之下,他用食指戳了戳那张照片上的人,眼底一片痴。呼吸越来越重。

 过了十几秒之后,宋舟把那张两寸照片放到嘴边,轻轻地亲了一口。

 结束这一番动作之后,他一脸享受。

 林荫皮疙瘩起了一身。宋舟刚才那个样子,真的很像那些电影里的变-态狂-魔。

 “看不到你的时候,就看照片。”

 宋舟笑着对她说“睹物思人?是这么说的吧。”

 林荫:“…”“果果姐姐,这个寒假,我真的很期待。”

 宋舟将照片回相册里,将它放回了原位。

 “过几天就要搬家了,你还不知道吧。”

 林荫被宋舟跳跃的思维打败了。

 “搬家?为什么?”

 “嗯。你很快就知道了。”

 宋舟一边说一边钻到被子里,他特别好心地给林荫留了一个口子。

 “果果姐姐,抱着我睡吧。”

 …

 “我不,啊——宋舟你闷死我了。”

 林荫一句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舟拉到了被子里蒙住了脸。

 宋舟的被子里都是他的味道,铺天盖地的,林荫觉得自己脑子都热了。

 把林荫蒙到被子里之后,宋舟也钻了进去。

 被子里很黑。但是他能看到林荫的脸。

 宋舟用力地抱住林荫的,他像个孩子一样,把头靠到了林荫的口。

 “果果姐姐,不想抱抱我么。”

 宋舟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像给病人做催眠的心理医生。

 林荫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就被他催眠了。

 他的眼神真的很委屈,就像小时候被别人欺负了一样。

 林荫的心一下子就软了,鬼使神差地就伸手抱住了他的头。

 宋舟的头发很硬,扎得林荫手心有些疼。

 宋舟靠在林荫怀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格外地足。

 他往上挪了挪脸,然后林荫瞬间就傻了。

 “宋舟——”

 林荫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不过气了,你枕着枕头睡好吗?”

 “没事。你就是我的枕头。”

 宋舟的声音已经染上了睡意“果果姐姐,没关系的…我什么事情都不做,你抱着我就好了…”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就像小时候。

 林荫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于是,就这样抱着宋舟睡了一整晚。

 准确地说,应该是给宋舟当了一晚上的枕头。

 林荫一整晚都没怎么睡着。被子蒙在脸上,她都快被捂死了。

 天快亮的时候,宋舟退烧了。林荫累得不行,也睡过去了。

 再一睁眼时天已经完全亮了。

 林荫习惯性地伸了个懒。宋舟的头已经没在她身上枕着了。

 大概是已经起了吧。反正退烧了,今儿肯定不会再病了。

 没了负重,林荫觉得浑身清

 正准备起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脚上黏黏的。

 她坐起来,掀开被子,然后,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宋舟…变-态。

 “你大早上什么衣服。昨天晚上你明明穿睡衣的!”

 林荫别过脸不去看他。心跳得越来越快。

 宋舟抬起手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一脸平静地回答她:“不是衣服。是子。”

 林荫被宋舟噎得恼羞成怒,直接冲他大吼:“有区别吗?你大早上——”

 “早上有点儿不舒服。总得解决一下。”

 宋舟一边说一边挪到了林荫身边坐下来。

 他拉了个被角把两个人身上都盖了一点儿,然后伸手揽住林荫的肩膀。

 “睡过两次一张被子了。果果姐姐,你要对我负责。”

 宋舟这话是笑着说出来的,声音特温柔,可是林荫听得起了满身的皮疙瘩。

 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对于宋舟,林荫真的拒绝无力了。

 能说的话,她已经全部都说了。

 可是宋舟油盐不进。她也没办法。

 算了,顺其自然吧。

 林荫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

 **

 寒假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礼拜。

 林荫那天早上从宋舟家里回去之后,才知道了过年之前要搬家的消息。

 林荫本来还精神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蔫儿了。

 她知道,和宋舟住对门的日子,到底是逃不过了。

 林荫本来以为不会这么快搬家,好歹熬到她大学毕业吧。

 她还想着,毕业之后就直接留在青岛工作,一年到头也就回家住那么几天。可比现在好熬多了。

 天不遂人愿啊。

 再不愿意,林荫都得跟着爸妈搬家。

 宋舟他们家是先搬过去的,所以林荫家搬的那几天,宋舟跟他爸妈都过来帮忙了。

 林荫被安排在新房子里收拾东西,宋舟就在这儿帮她打打下手,挪一挪她搬不动的东西什么的。

 单独和宋舟呆在一块儿,对林荫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于是,她把宋舟一个人留到了客厅,自己去了卧室收拾。

 其实家里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比较琐碎的活儿。

 …

 林荫进去之后,先用尘器把卧室的地板了一遍,之后又拿着洗过的巾趴在地上一块儿一块儿地擦着地板。

 林荫现在只盼着爸妈快点儿回来,这样就不用和宋舟单独呆着了。

 为了拖时间,林荫故意擦得很慢。

 客厅里已经收拾完了,宋舟扔完垃圾回来之后,去卫生间洗了一把手。然后直接走到了林荫呆着的那间卧室。

 宋舟的脚步放得很慢,很轻,林荫擦地擦得太认真,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动静。

 宋舟盯着林荫的背影看了很久,看到她钻到柜子下面的时候,他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大步走上去,把林荫从地上拽了起来。

 看着她凌乱的头发还有额头上的汗水,宋舟的脸色愈发地阴沉。

 宋舟抬起手来,用袖子给林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把她手里的巾拽了过来。

 林荫完全没理解宋舟是什么意思,只能傻傻地看着他。

 “舍不得让你做这种事情。”

 宋舟抓起林荫的手,仔细地看了一番。

 “果果姐姐,以后别做这种事儿了。我不想看你这么累。”

 林荫差点儿就被宋舟的温柔给感动了。

 真的就差那么一点儿。

 可是她醒了。

 飞快地将手从他手中出来。

 “这些事情每个人都要做的。总不能结婚之后都不打扫家里吧。宋舟,你别太天真了。我们都是普通人。”

 宋舟再一次把林荫的手抓过来。

 “我肯定不会让你做这些事情。你不信么。”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