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暗的他 下章
第九章
 第九章

 宋舟本来高兴的。

 刚才他和林荫之间的气氛那么好。偏偏被孟经纬那通电话给破坏了。

 不仅如此,林荫还被孟经纬感动哭了。

 这一点,宋舟特别不能接受。

 孟经纬刚才在电话里和林荫说的内容宋舟都听到了。什么结婚啊,为将来奋斗啊。

 呵。

 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林荫居然会被感动。

 想到这里。宋舟就更生气了。

 他抬起手来搂住林荫的,死死地将她摁在怀里。

 林荫被宋舟抱得不上气了。本能地挣扎了几下。

 结果,宋舟更生气了。

 他搂紧林荫的,不断地往怀里箍着。

 感觉到不对劲儿之后,林荫特别尴尬,但是又退不回去。

 “宋舟你放开。你明明说了要给我时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能出尔反尔。呃——”

 林荫话音刚落,宋舟就在她-股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林荫尴尬得要死。脸一下子就红了。

 其实这个动作如果是孟经纬做出来的话,林荫肯定不会这么害羞。

 林荫和孟经纬在一起大半年的时间了。

 大学谈恋爱,其实也没多纯洁。

 林荫和孟经纬亲过也抱过。孟经纬这人也-氓的,他们两个刚在一起的那天,孟经纬就跟林荫舌-吻了。

 那会儿林荫也害羞的。但是她的脸绝对没有这会儿红得厉害。

 周末出去玩儿的时候,林荫经常跟孟经纬一块儿过夜。

 孟经纬虽然会趁机占便-宜,但是一直都没有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和孟经纬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情,林荫都会有一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因为他们是男女朋友。是很平等的关系。

 但宋舟不一样。宋舟比她小三岁。还总是叫她“果果姐姐”

 大概是因为这个称呼的缘故吧。林荫总是会有一种-忌的感觉。

 只要宋舟一这么叫她,她就心尖发-颤。

 看到林荫走神,宋舟又打了她一下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林荫回过神来之后,就难-堪地低下了头。

 “小时候我不听话,果果姐姐不是最喜欢我这儿么。”

 宋舟垂下头,用嘴叼起了林荫耳际的几缕头发。

 看到林荫白的耳朵时,宋舟情不自地用指尖弹了几下。

 “宋…宋舟…别碰耳朵。”

 林荫的声音止不住地发-抖。

 这样似有若无的触-碰,真的能要了她的命。她宁愿宋舟狠狠地咬一口她的耳朵。

 宋舟“嗯”了一声,然后松开了她。

 “睡觉吧。”

 **

 这次见面之后,林荫和宋舟的联系又断了。

 因为手机被摔坏了,所以林荫在联通的营业厅买了一部合约机,然后换了一个新的号码。

 过生日那天的事情,林荫一直没有再想过。

 孟经纬后来找过林荫很多次。也和林荫解释了原因。

 …

 孟经纬家里条件和林荫家差不多。父母都是上班的。

 孟经纬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对他的期望值很高。实习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弄到国企。

 孟经纬也是心强的人,进去之后就想着要争取留在这里。

 一个月有一两万的工资,就算林荫毕业找不到好工作也不用发愁。

 他可以养着她。

 他们两个年纪都不小了。等不起的。

 林荫过生日的那天,公司领导的女儿带着一大帮同学来青岛玩儿了。让孟经纬陪着。

 领导亲自找的他,他也没办法了。

 不想得罪领导,就只能让林荫委屈一下。

 这些,孟经纬全部都跟林荫说了。

 过了一段时间,林荫就跟孟经纬和好了。

 她想了很久,不想让自己的第一段恋爱这么匆忙地结束。

 而且,那件事情之后,孟经纬总是会出时间来陪林荫。

 林荫和孟经纬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状态。只要有时间就黏在一起。

 因为每天和孟经纬在一起,这段时间里,林荫很少想起宋舟。

 生日那晚的事情,林荫只当自己受了刺-,头脑发热了。

 她也不记得自己答应过宋舟什么事情。

 嗯,从十月份到寒假,林荫一次都没有联系过宋舟。

 **

 期末的时候,孟经纬的实习结束了。回校之后,就是期末‮试考‬。

 这个学期的‮试考‬科目只有两门。一天的时间就考完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期末‮试考‬结束了。林荫和孟经纬一块儿出去玩儿了。

 他们两个坐公车去了市区,一路上,孟经纬都在逗林荫开心。

 “老婆。寒假别回家了。到我家过年吧。”

 去市区的路上,孟经纬突然把头靠到了林荫的肩膀上,郑重其事地和她说起了回家过年的这个话题。

 林荫被孟经纬严肃的语气给弄懵了。她愣了愣。

 “啊。怎么突然说这个呀。”

 回家过年意味着什么,林荫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她觉得孟经纬提这事儿提得太突然了。都没给她一个做心理建设的时间。

 “丑媳妇儿总有一天要见公婆的。”孟经纬捏了一把林荫的脸蛋“别害羞。咱爸咱妈都可好了。肯定不会嫌弃你的。而且,咱俩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

 孟经纬是真的动了要跟林荫结婚的念头了。

 他甚至恨不得现在就跟林荫领证。毕业的时候办一场婚礼。然后好好过几年二人世界。

 两个人的工作都稳定下来之后,再要一个孩子。

 但是,林荫和孟经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林荫不太喜欢规划未来,基本上都是走一步算一步的。

 计划敌不过变化,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老孟。咱别这么着急行不行啊…咱俩没有那么老啦。”

 林荫半开玩笑地婉拒了孟经纬的要求。

 “这些事情,我们等毕业再说。好吗。”

 “那好吧。”孟经纬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寒假很快就到了。林荫准备订票的时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还没说几句话,林荫就被她妈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

 “你这孩子真是的,人家宋舟因为你跑去青岛上大学,你倒好,都不晓得定期关心一下他。”

 林荫当时特别无语。她特想问问,她和宋舟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林荫她爸妈对宋舟的态度那叫一个好。

 谁要是敢说一句宋舟不好。他俩都能跟人家打一架。

 “我期末,忙。”

 林荫反复思考了一番,还是决定不去惹她了。免得又被数落。

 “宋舟前段时间胃穿孔住院了你都没过去看了一眼!忙忙忙,就你有理。”林妈妈气得不行。

 “林荫你给我长点儿心吧。”

 林荫惊讶得不行,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宋舟胃穿孔了?严重吗?”

 “已经出院了。我也是今儿才知道的。”

 “这次寒假你和宋舟一起回来。要不然你别回来了。”

 …

 挂上电话之后,林荫无奈得要命。

 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跟宋舟的妈妈要来了宋舟的手机号。

 林荫给宋舟发了一条短信。

 【前些日子有点忙。不知道你住院的事情。对不起。呃,那个,放假要不要一起回家?:)】

 宋舟收到林荫短信的时候,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看到短信的内容以后,宋舟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他一脚把脚边的暖水瓶踹开,听到噼里啪啦玻璃碎裂的声音之后,心情才了一些。

 暖瓶的胆儿碎成了小片儿。洒了满地。

 那天跟林荫分别之后,宋舟就一直期待着林荫联系他。他以为林荫真的会认真考虑一下他们的事情。

 宋舟真没想到林荫居然会这么狠心。

 呵。其实也没什么想不到的。她不是从来不主动联系他么。

 宋舟很平静地回复了林荫的短信。

 **

 林荫和宋舟定了一月十七号回家的火车票。

 上午十一点钟出发,傍晚的时候可以到北京。

 快十点的时候,林荫和宋舟在火车站见面了。唔,林荫是和孟经纬一块儿来的。

 宋舟走上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两个人依依惜别的场景。

 宋舟真的很后悔那天晚上在宾馆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直接把林荫给开了。

 他就不该心软。

 要是真的开了,以林荫的性格,肯定就不会和孟经纬继续了。

 林荫看到宋舟之后,心虚得不行。

 她推开孟经纬,小声地对他说:“你先走吧。我要进站检票了。”

 “那你路上小心啊。回家了给我打电话。记得想我。”

 孟经纬笑着林荫的头发。

 然后,他又转过身和宋舟寒暄了几句。

 林荫的心跳得很快。孟经纬走之后,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宋舟。

 …

 “对不起。我和他——”

 “没关系啊果果姐姐。”

 宋舟拽着林荫的胳膊将她拽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把手-到了林荫大衣的口袋里。

 林荫立马起了满身的皮疙瘩。

 口袋很深很大,宋舟的手完全可以放好。

 感觉到林荫在害怕,宋舟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宋、宋舟。”林荫试图用道歉的方式让宋舟停下来。

 “对不起。那件事情是我不对。你先放开我。这里人很多…啊,疼死了。”

 宋舟突然在她上掐了一把。

 这一下掐得特别用力。林荫直接被出了眼泪。

 宋舟抬起手来点了点林荫的鼻子。

 他似笑非笑地开口:“既然可以在这里和别的男人调-情。为什么不能让我动。”

 林荫垂下头,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了。这件事情,是她做得不对。她知道。

 “进站。”

 见林荫不说话,宋舟也没有再等,勾着她的口袋拉着她进站检票。

 候车的时候,宋舟的手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过。

 好不容易熬到上车,林荫终于松了一口气。

 坐下来之后,她下意识地用包护住了口。

 林荫和宋舟的位置是在车厢的最后一排,角落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宋舟把东西放好之后,就坐下来了。

 他把林荫挤到了角落里,整个身体都贴-到了她身上。

 “宋舟…”

 “果果姐姐,别动。”

 宋舟摁住她的额头。另外一只手把她大衣下面的拉链拉开一些。

 然后,在林荫惊恐的目光之下,把头钻到了她的衣服里。

 “宋舟你快放开我。”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你跟他一起过夜了,是么。”宋舟的声音闷闷的。

 林荫愣了愣,如实回答他:“没有…只是住过一间房间。什么都,都没有做。”

 “你一定没有和他说过我们的事情。其实我很好奇。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只要看到你就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贴着你。”  M.xZIxS.COm
上章 阴暗的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