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
第10章 全文完
 我连忙下了,拉着碧怡的手说:“碧怡,不要走,今晚陪我好吗?”

 碧怡低着头,红着脸说:“昨晚欺负得我还不够吗?又想再欺负人了?”

 我大起胆子,一手搂着她的,一手把她的头抬起,对她说:“碧怡,答应我!”

 碧怡只是红着脸没吭声,也没有推开我。

 “我的好碧怡,你就答应我了吧!”

 碧怡抬起低垂的眼睛,望着我,对我笑了笑,低声说:“好,我答应你。”

 我听后大喜,一手把碧怡抱了起来,转了三个圈,把她放下,再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高兴地说:“我的好碧怡,谢谢你!”接着我又把碧怡搂住,吻在她的红上。碧怡也一手扶着我的肩,一手抱着我的,主动的吻我。

 一个长长的热吻后,我们的衣服已经被对方光了。我把碧怡抱到上,站在边,细细地欣赏着碧怡的体。碧怡和苹苹一样,拥有一副娇人的身材。所不同的是碧怡的头没有苹苹的那么尖,晕比苹苹的面积大,户上的也较苹苹的少。

 碧怡也躺在上,盯着我的具。我摇了摇早已起的具,笑着问:“怎么样,比你男朋友的如何?”

 “很壮,比他强多了。”说着把我拉上,一手抓住我又黑又大又长坚硬如钢的具,张开小嘴,把了进去。

 温暖的小嘴,灵活的舌头,令我的具产生一阵阵强烈的快。啊,这就是吃蕉,这就是吹萧。原来这玩意是那么令人兴奋的,以后我也要苹苹试试。

 过了一会儿,我头传来的快更强烈了,我有的冲动了。“不能,不能让碧怡看不起!”我暗暗地告诫自己。于是,我移动了身子,把嘴巴凑近碧怡的户,在她的蒂、道口上吻了起来。一会儿后,我听到了碧怡发出了悦耳的呻声。

 突然,碧怡把我推倒在上,然后骑在我的身上,抓住我的具往自己的道里具对准了她的道了,碧怡身了一沉,具便全进入了她的道。“啊!”初次锋,强烈的快令我们都情不自地呻起来了。

 碧怡的道很窄,箍得我的具很紧,强烈的摩擦令我全身的肌紧绷着。碧怡骑在我的身上,像一个扬鞭策马的骑士。她身子一起,又狠狠地沉了下去,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快。她完全陶醉在爱的快之中,紧闭着双眼,双手拼命地着自己的双。我也不甘示弱,随着她的节奏,摇动着下身,用力地,一下又一下地往上顶。

 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子,背朝着我,仍骑在我的身上又干了起来。我双手扶着她的,用力地拉着她的身子朝自己的身子上撞。

 又过了十分钟,碧怡的节奏慢了下来了,她有点累了。我把她推倒在上,分开她的‮腿双‬,扶着具对准小,慢慢地了进去。轻柔地了几下后,我加快了进攻的速度,每一下都进了她的花心。

 “啊!啊!…快,快,不要停!深点!”碧怡又唱起了美妙的做进行曲了。

 了大约五百下左右,我把碧怡的身子翻转了过来,从背后进了她的户。我双手抓住碧怡的房,下身用力的向前顶,碧怡幼粉红的在我的中一翻一翻的,水不断地从小下来,顺着大腿了下来。进入疯狂状态的她大声地嚎叫着,身子竭尽全力往后顶。

 突然,我把出,跳了下,把她的身子拉到边,分开她的‮腿双‬,又把了进去。这是我做的绝技一一边拗蔗。我一手弄着她的房,她的头,一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蒂,不时改换着做的招式,九浅一深、左花、右花、慢尾袋、乾坤大迴环、托马斯全旋…招式尽出。碧怡拼命地扭着头,,像狼似地嚎叫着,声音已经吵哑了。

 最后,碧怡终于求饶了:“阿华,饶了我吧,我没力气了…啊…你快点…!”

 我看到碧怡真的不行了,捧着她的股,又一轮狂。这时,我头一酸,连忙具。炮弹迸而出,第一发炮弹落到了碧怡的脸上,其他的都落到了她的部、肚子上。

 “啊!原来做是这样舒服的。”碧怡长长地抒了一口气:“阿华,你真厉害!”说着,她竟哭了起来。

 见到她哭了,我慌了,连忙抱着她说:“碧怡,你怎么啦?对不起,我不应该你做的!”

 碧怡张开眼,爱怜地轻抚了我的脸一下说:“阿华,不关你的事!我只是自怜身世罢了!”

 “自怜身世?你事业有了成就,又找到了爱你的男朋友,日子不是过得很好吗?”

 “唉!阿华,你知道吗?我爱你是多么深啊!可是,你却爱上了苹苹。我是苹苹的好朋友,又自问比不上苹苹,眼泪只好在心里。”

 停了一下,碧怡擦乾了脸上的泪水,接着说:“毕业后,许多同学都去了深圳,可我不敢去,我怕见到你以后忍不住暴出自己的情感,于是我只好回到上海。我发誓,我要忘记你,我要找一个比你更好的男人。半年后,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他,一个比你更俊的男人。可是,他只有一个英俊的外表,却是一个窝囊废、银样蜡头,每次做他都是一、二分钟草草了事,弄得我慾火焚身却无法发洩,害得我常常要用自足自己的需要。平时做事他也瞻前顾后,怕这怕那,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我好恨啊!”碧怡说到这里,紧紧地抱着我继续说:“所以,我越来越想念你。这次,我抢着要来深别出差,我就来看看你。天从人愿,苹苹竟在这时候也出差去了。”

 “不过,”碧怡继续说:“我不会影响你和苹苹的感情的。这几天我要你好好地爱我,跟我玩,跟我说话,跟我做。苹苹回来后我再把你还给她。我们再不提这件事,好吗?”

 “好,我一定当你是苹苹一样的爱你。”

 碧怡伸手摸了摸我的具,红着脸说:“你昨晚真的害死我了,偷看你们做真刺。就在我慾火焚身的时候,让你的手指一,我舒服得几乎叫起来了,所以我马上把你的手指拔出来了。你还能干吗?我又想要了。”

 “好,那我们再来吧!”于是我又提上马。

 经过一个小时的战,碧怡又跪地求饶了。

 “今天我才领略到做一个女人应有的乐趣。原来做女人是这么幸福的!”

 “你真能干,”我摸着碧怡的房说:“简直是个妇,我简直认不出这就是碧怡了。”

 “因为你碰到了一个爱你又得不到你,饥渴非常的女人。我跟那傢伙才不会这样。就是这样也没用。”

 “享受到的欢乐,回到上海后会偷汉子吗?”我开玩笑地对她说。

 “绝对不会,有了这次深圳之行,我足了!但我希望,以后你有机会去去上海,慰藉一下我孤苦的心灵。”

 “一言为定!”

 那天晚上,我们相拥而睡。天亮后碧怡又要求我和她做了,我鼓其余勇,又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

 苹苹去了英国的七天里,我共和碧怡做二十二次,令碧怡尝尽了爱的欢乐。在这期间,在我的帮助下,碧怡也和那几个大老板签了几亿元的生意合同。

 七天后,苹苹回来了。碧怡一点也没出破绽,和往常一样,和苹苹亲热得不得了,晚上还着苹苹和我睡觉。唉,七天没有做的苹苹饥渴非常,一关房门就扑过来,要我和她做,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摆平了她。

 二天后,碧怡回上海去了。临别前,她抱着苹苹和小文哭了。最后,还是我把她们拉开,推着她上了飞机。

 (全文完)  m.XziXs.coM
上章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