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
第01章
 第一次非正式的造爱是在我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去群家玩,群是我的好伙伴,常和我一起玩,那时他读四年级。

 到了她家,她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读二年级的小弟弟玩游戏。看了一会儿,她问我:“想不想试一下?”我点了点头。她拉我到房间里,我们各把到小腿处,她把我硬梆梆的小弟弟拉到了她的小沟里。我住前项了顶,她说:“对不准!”再用手扶正我的小弟弟后,她说:“行了!用力!”那时,她还没有发育完好,没有,更不要说有水了。

 我拼命的往前顶,只觉得她的小沟很窄,我的小弟弟被夹得很痛,可是,我还是用力向前顶。突然,我觉得我的小弟弟痛得厉害,忙出来,穿上子,喊了一声“痛”就跑。跑回自己家,子一看,小弟弟血了,原来我用力过猛,把小弟弟的“舌”弄裂了。当然,伤得不严重,过两天就好了。

 第二天,我碰到群,群问我为什么那天走了。我老实地告诉她,我小弟弟血了,说完就不好意思地走了,但我一直没有问她是否也受伤了。

 懂事后,我也想过,她的‮女处‬膜是否也给我弄穿了呢?第一次造爱,不,应说是无知的游戏,现在想起来真可笑。那时,我才十一岁。

 第一次正式造爱,是在我读高一的那年暑假。那时,我刚过十五岁。

 那天下午,我父母上班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大约二点半左右吧,我的女同学阿芳来找我,说有些作业不很明白,要请教我。阿芳是我的同桌,可算是班里长得较好的几个女间学之一,平时对我很好,我们两人也很谈得来。我请他进了我的卧室一一因为那时候我家只有卧室里才有一张小书桌。我请她坐在一张小圆凳上,我就站在她旁边和她研究功课。

 阿芳穿着当时最时髦的白衬衫(那时的女高中很少穿内衣和戴文的),我无意朝她的领口望去,啊,我看到了两团耸起的,最引入注目的是那两团的最高处竟有两颗像红豆似的东西。“啊,这就是女人的房。”我下的那东两立即了起来。

 我一边向阿芳解说着,一边把头靠在阿芳的颈部,由好近距离地偷看她的房。“女人的房真好!”(其实,那时阿劳的房刚开始发育,并不高耸。)我的裆已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这时,阿芳的手移动了一下,手弯刚好碰到了我的小弟弟,阿芳可能感觉有些异样,朝我的裆处看了一眼,脸刹时间变得通红。我的心也在“通通”地直跳,让阿芳发现了我撑帐篷,那多难为情啊!可是,刚才阿芳手弯碰到我的小弟弟,我感到非常舒服。我鼓起勇气,装作不经意地用下身碰了碰她的手弯,阿芳身体震动了一下,但却没有把手移开。

 阿芳没表现出反感,我更放肆了,小弟弟不断地在她的手弯处磨着,阿芳依然没有把手移开。“一不做,二不休!”我想着,把身子转到阿芳的身后,下身顶着她的脊背用力地磨着,双手绕过她的腋下,抓住了她的双。“啊,阿华,不要…”阿芳叫了一声,再也不叫了。

 “阿芳,我爱你,不要动。”我双手隔着白衬衫了一阵,看着阿芳闭着双眼,并没有反抗,我更大胆了。我腾出一只手来,解开了阿芳白衬衫的钮扣,把阿芳的衣服了下来,两团微耸的,两颗鲜红的头显现在我的眼前,阿芳连忙害羞地用双手护着前。我握着阿芳的双手,轻轻地把她的手放下,随即迫不及待地双手抓住了阿芳的双。啊,房软软的,头硬硬的,那感觉真奇妙。

 弄了一阵,我把阿芳抱起,轻轻地放在上,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阿芳的头“啊…”突然而来的刺,使阿芳轻轻地呻了一下。我吻了她的双一阵,又俯下身子,吻了一下她的嘴。嘴软软的,的,很舒服。我试着用舌头伸进她的口里探索着,我的舌头碰到了她的舌头,终于我们两条舌头扭在一起了,那感觉真奇妙。

 我的裆里的小弟弟更涨了,我连忙把她的了下来,一个高高的,像馒头一样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上还有几条稀疏的黑,啊,这就是女人的部了。我把阿芳的‮腿双‬分开,啊,我发现了一条小沟。我想,这就是道口了吧?我用手摸了摸。“啊!”阿芳情不自地叫了起来。十多年来没有被人侵占过的‮女处‬地,女人最感的地带,一旦给男人搔扰,当然会惊呼起来。

 我的手指不断地‮弄抚‬着她的小沟,奇怪的是,小沟逐渐润起来了。阿芳的气声重起来了,我的小弟弟也涨得发痛了,我马上把全身的衣服了,跪在阿芳的‮腿双‬之间,扶着涨得发紫的小弟弟对准了阿芳的小沟,缓缓地了进去。在我的头与她的接触的那一刹那,我明显地感觉到阿芳全身震动了一下。

 头没了进去,啊,软软的,的,暖暖的,滑滑的,那感觉奇妙极了。突然,头遇到了阻力,进不去了“啊…痛,小心啊,痛!”阿芳皱起眉头叫了起来。

 我停了下来。过了一会,我见阿芳再没有皱眉头了,于是再次发动进攻,我用力把下身朝前一,整个小弟弟一下子没入了阿芳的小沟里。“啊…痛!”阿芳痛得眼泪也下来了,我连忙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阿芳睁开眼睛,含羞答答地对我说:“可以慢慢动一下了,不过不要太用力啊!”我闻言慢慢动着小弟弟,阿芳的小沟把我的小弟弟夹得紧紧的,一股股电从她的小沟传到了我的小弟弟,再传到我的全身每一个细胞。

 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体现过的感受,太畅快了。我想,这就是造爱,原来造爱是这么的!阿芳也紧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在体会着造爱的滋味。

 小沟里的水越来越多了,我的速度也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最后,我头一酸,我知道我要了,连忙快速地动了几下,把小弟弟了出来。白色的童子像机关似的迸出来了,我连忙用手掌接住,免得弄脏了单。可是太多了,手掌装不了,几滴顺着我的手背到了阿芳的大腿上,顺着阿芳的大腿,到了单上。再看看单,几滴鲜红的鲜血正呈桃花状的印在雪白的单上。我知道,这是‮女处‬的血,一个女人一生只一次的血。

 阿芳连忙下了,穿好了衣服后,指着我的额头,娇嗔道:“你真坏!”

 我抱着她:“芳,还痛吗?芳,我爱你!芳,下个星期再来,好吗?”阿芳点头答应了。

 阿芳走后,我把单上染有几朵桃花的地方剪了下来。那块布到现在我仍保存着,这是第一个为我献身的女人留给我的血迹,我珍惜它。

 此后,几乎每个星期天,阿芳都到我家,一起做作业,一起谈心事,当然少不了做了。有时,我们也会去公园、郊外打野战。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学习成绩很好,同学们都很羨慕我们。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苦恼,一到阿芳经期将到的曰子,我们就提心吊胆,生怕上天会过早赐予我们“爱情的结晶”幸亏,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出现过。

 据我的记记录,一年来,我们共做118次,这记录是除了我老婆外的最高记录。尽管以后我认识了不少比阿芳更漂亮的女子,可阿芳是我最怀念的一个。

 在频密的做过程中,我掌握了许多做的招式和技巧,这令我终生受用不尽。

 高考通知到了。我考到了第一志愿广州中山大学,阿芳却考到了第二志愿复旦大学(我们两人所报的志愿都是一样的,当然是希望升上大学后也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知道这个消息,我们都很难过一一我们要分开了。到大学报到前的一天晚上,我们相拥而哭,绵了一夜。

 进了大学,开始,我们还坚持每一信。后来,我们的书信少了,最后失去了联系,原因是我们都找到了新的知己。  m.xZixS.cOm
上章 我和我的女人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