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支书生涯 下章
第十二章痛彻心肺
 老瞎子采药回来,告诉我,山上的山药已经有点形状了,让我带着大家上山挖山药去。

 我组织大家上山,小瞎子认的各种草药,成了带队的人。

 可天还是不下雨,这粮食下不了地,我和几个村干部这个着急啊。

 我们商量怎么把泉水引搞来浇地,我们正在田边商量着呢。

 远远跑过来几个村民,柱子抱着一个人,他们喊着什么,我定睛一看,柱子怀里那人似乎是小瞎子,我撒腿就跑过去,到跟前一看,真是小瞎子巧儿,她满脸是血,已经没了呼吸。

 我抱着小瞎子嚎啕大哭,周围人也都哭起来了,原来小瞎子为了挖山药,爬到一段陡坡上,竟然滑了一下,滚了下来,撞到山石。

 听到信的母亲和老瞎子连滚带爬的跑了来,母亲哭昏过去了,老瞎子确没有哭,接过女儿的身子,轻轻的擦赶紧她的脸。

 我和众人弄醒了母亲,我心里疼的快疯了,脑袋一下一下撞着树,脑门的疼痛能缓解内心的疼痛。

 终于,我也昏死过去了。

 等我醒来,家里就剩下母亲和老瞎子,老瞎子在喝着闷酒,母亲眼睛红肿,无神的看着我。

 我爬下,跪在老瞎子面前,老瞎子扶起我,我说:巧儿没了,我一样给你老养老送终。

 老瞎子看着我说;苦日子还在后头呢,巧儿走也是好事,不用在受罪了。

 我苦笑了一下。

 巧儿头七,全村人都来到她坟前,竟然在她坟上有一只粉蝶飞来飞去,久久不离开,按道理这个时节还没有粉蝶,难道这是巧儿的魂魄么?

 我跪着向她发誓,一定要照顾好老瞎子,照顾好全村人。

 随着我的哭诉,天竟然了,飘下来丝丝细雨,这可是旱了一年多的一场雨啊。

 全村人都激动了。

 雨很小,只了地皮,我相信这也是巧儿用命换来的。

 种子下地了,可还是没雨水,我问老瞎子,老瞎子喝着他那红薯酒,对我说:还早呢,苦日子还没有开始呢。

 我不信,我带着大家去后山的泉水挑水浇地,母亲身体更差了,天天看着巧儿的一张照片哭,看来母亲是真把她当女儿了。

 母亲说;巧儿要留个孩子,也算值了,可孩子都没有。

 我心里想:巧儿还是姑娘就走了,倒是干净,可我实在对不起她啊。

 老瞎子想的特明白,说:没孩子就对了,这苦日子,孩子可受不了。

 我发脾气的说;苦日子,苦日子,你老说的这个苦日子到底会咋样,我就不信了,新社会还能比旧社会苦?

 村里真的彻底没粮食了,听说附近村里有饿死的人了,我这才真急了。

 母亲也躺不住了,她让人用马车拉着她,到镇上找领导去了,第二天,还真的带了几袋粮食回来。

 我很吃惊,母亲说:镇上人也都没什么粮食,这是你爸爸以前部队的战友,还在部队,他们给我们匀出来的粮食。

 可就这几袋粮食,我们村没直接饿死人,不过一些老弱的因为营养不良,还是去世了几个,也算间接饿死的。

 就连后山的泉水都快断了,本来涌的泉水,现在小孩子撒一般,根本不能浇地,能够大家喝就不错了。

 好在我们种了不少高粱,有了点收获,大家分了一些,大部分还是交给了国家。

 麦子种下去,基本没有苗出来,地里干的都板结了,开裂了。

 后山是我们的命子,泉水不涌了,但还有,山上的野菜还是有一些的,老瞎子已经把能吃的,毒小的草药都告诉了大家,反正能吃的东西就是活命的根本。

 后山上的绿色的东西,也被我们吃的差不多了。

 终于有人要去逃荒了,母亲拦不住大家,不少男人都走了,老瞎子说:出去说不定能活,那点粮食留给女人孩子们,也能抗久些,就让他们走吧。

 母亲无奈的让村里那些男人们离开了家乡。

 又入冬了,明年的麦子肯定绝收,今年的田鼠都少很多,全村的老少都去抓田鼠,但收获比第一年少了很多很多。

 老瞎子很懊恼,他说不应该说出山药的事情来,要不山药长到秋天在挖,肯定能比春天挖收获大很多。

 我心想,山药到了秋天,都长成柴火了,还能吃么。

 会计老李没走,村东的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壮汉叫老曹,也没走,我们选他当了文书,三人组成了村委会,大家想尽一切办法解决肚皮的问题。

 老曹是猎户出身,他主张往深山里走,看看能不能搞些大的猎物,老李想把大家的粮食再集中起来,统一做饭,统一分配,这样可能抗的更久一些。

 两个主意我都支持,我让母亲跟部队的叔伯们写信,要了三杆步,和一些子弹,准备进到山里去,老李和我母亲把村里的粮食全收上来,大家一起做饭,一起吃。

 村里能打的人我和老曹,柱子本来也是好手,可是逃荒去了,我们有些挠头,最好人去多一些,可壮劳力都跑了。

 一个妇女叫秀花的,是村东一户王姓人家的媳妇,30出头,她说没嫁过来之前,跟她爹进过几次山,打过猎。

 我看看秀花,膀大圆,虽说饿的有些站不稳,但看的出是把子好手,秀花的小姑子叫冬梅,参加过民兵,打过,好像还准,于是我们4人收拾好准备进山。

 我们不担心下雪,知道今年冬天肯定是大旱,哪里都没有雪下,于是4人带了些干粮,带着大家的企盼,就进了山。  m.XziXs.coM
上章 我的支书生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