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神射一箭 下章
第03章
 “真是的,古人说的真是没有错,要是小孩子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是会长针眼的…哎哟!真的好痛喔…”难得爷爷不在家,海风就去租裴勇俊的“丑闻”来看,听说里面有他点的镜头。

 结果光是那个画面,她就倒转了好几百次,转到DVD都快要坏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看太多了,她一大早就觉得眼睛好痛…就在她痛苦的呻时,一个高 大的身影正一步步的近她,看到她捂着右眼,趴在办公桌上,他漂亮的脸马上沉了下来,像是乌云即将来临的样子。

 “要是大客户来公司签约或是参观,看到堂堂的总裁秘书助理这个样子,成何体统!”海风惊出声,整个人像是弹簧一样的弹跳起来,立刻立正站好。

 “总…总…总裁…”念斯充满威严的点了点头,表示接受她这样充满敬畏的称呼。“你说说看,你到底在干什么?”海风看看四周,偌大的办公室都没有人。为什么?因为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既然是休息时间,就表示她爱怎样就可以怎样吧?

 “我…我只是…”

 “怎么不去吃饭?”他又问,一副是她爸的样子,一点也不会觉得自己管太多。

 海风也没多想,只是想到,也许他怕自己的员工要是饿肚子,就会影响工作,要是影响工作,就会影响到公司,要是影响到公司,这样他就会少赚很多钱…“我问你话怎么不回答?”

 “我眼睛痛,吃不下。”她简单的回答他咄咄人的问话。

 见他英的眉毛又皱在一起,海风突然有股冲动想要伸手去抚平,不过这样的行为是很亲昵的,而他只是她的死很久不见的大哥。

 现场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因为对方一直瞪着她,也不走,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我想我…啊…”她的话才说到一半,就看到他伸出双手,把她的眼皮往一左一右拉,当下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变成了充满中国风的丹凤眼。

 就这样停留了足足有三秒钟的时间,海风才小声的开口“请问,你在做什么?”

 “小时候我也这样过,我母亲都是用这个方法,就可以让针眼消失。”不会吧?眼前这个男人应该是受过高 等教育,观念应该是走在时代的尖端,怎么还会有这样古老的土方法?连她阿公也不知道这样的方法,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想要移动自己的头,他却阻止她“不要动。”

 “喔!”可是没一会儿,她就发现这样满危险的,因为她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

 她从来没有这样靠近过男生,而且还是一个充满男魅力的成功男人。

 他起先是用大拇指把她的眼睛拉成丹凤眼,但是到后来,他整个大手干脆贴在她的脸庞上。

 他的手又大又温暖,一张又帅又潇洒的脸离她好近,有一瞬间,看到如此关心她的双眼,她头一次感觉到被关心、被在乎的滋味。

 “我只有右眼会痛呢!为什么左眼也要这样拉?”海风像个好学的小孩一样发问。

 念斯叹了口气,好像眼前这个天真可爱又善良的女人是个小白痴一样,用着一种哄骗的口气说:“因为右眼会传染给左眼。”

 “喔!”原来如此,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又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那…要这样拉多久?”他没有回答。

 这么酷!

 “我想我可以自己拉吧!就是这样用手一边拉一个——”他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反正我都已经帮你拉了,就拉到底。一个人做就好,不会浪费力气。”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他太靠近了,真是让人太不自在了。

 只要他或是她再近一点,就会吻到了呢!

 一想到这里,她的脸就感觉到愈来愈烧,愈来愈害羞。

 “我想…”

 “为什么会长针眼?”他突然冒出这句话。

 “我…我…”总不能跟他说是因为看到裴勇俊养眼的镜头吧?

 “你看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她的目光别到一边去,表示不想回答。

 突然,他加重了手劲,弄痛了她。

 “喂!”

 “不该你看的东西,你最好就乖乖的不要看,要不然又长了针眼,下一次可就没有我这样好心帮你了。”哼!反正我知道了你的密招,以后我就知道怎么做了。海风在心里头嘀咕着。

 长针眼已经很痛了,他还这样用力,害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了的一直往下

 他的手碰触到她的眼泪时,像是被烫了一下,脸上原本威胁的表情也稍稍软化了一点。

 “我知道你是我爸妈派来监视我的,不过相信你也知道,若是让我爸妈知道昨天的事情,对我们双方都不好,如果你是聪明的女孩,就该明白这一点。”原来这个大少爷对她这样关心,是因为想要拉拢她。

 海风用双手往上一到他的双手中间,来个花开富贵的招式,往左右一拨,马上获得自由了。

 她连忙退了好几步,退到她认为安全的地方时才说:“总裁,你说的我当然都懂,只不过我受人之托,当然要忠人之事。好吧!这一次我就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下一次我就必须要公事公办了。”嗯!真是不错,海风,你这样的态度及气势,绝对可以吓到眼前这个男人。

 不知道哪本书上曾说过,要学习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谷念斯这个男人从小到大要风就有风,要雨就有人造雨,身边的人哪里敢得罪这个天之骄子,如果不是那个没良心的念心怕她出尔反尔,所以把她的阿公给绑架了,她也不用来这里当间谍。

 不过,这可不代表她就可以被威胁的,哼哼!

 海风等着他搬出老板的那副嚣张的模样来骂她,也在心里面准备好要怎样回嘴骂回去,她天天准时看“龙卷风”不是看假的。

 骂人,小意思啦!

 然而她等了好一会儿,眼前的男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边看着她,宛如一尊美丽的亚历山大雕像…当然,他是有穿衣服的。

 怎么还没有动静?

 念斯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又软柔“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我一定会让你的心完完全全的向着我。”他的话让她的心跳了好大一下,想要问个清楚的时候,其他午休结束的员工已经陆陆续续的走进来了。

 大家一看到总裁居然站在办公室里——平常根本就不可能会来到这个平民工作的地方,更别说是单独一个人,于是全都睁大眼睛,满肚子疑问。

 他们看看海风,又看看总裁,心里都想着,会不会是海风出了什么大麻烦,才会让高 高 在上的总裁出现了?

 念斯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然后踏着稳重的脚步离开。

 等到总裁消失后,海风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有一大堆的问号,正排山倒海的往她的方向而来。

 “我…”她才刚开口,大家就拚命的发问“你跟总裁有什么关系?”天啊!谁要来救救她?

 “是喔!我大哥真的帮你治疗针眼?”海风把电话拿远一点,不然一定会被念心那个疯女人的尖叫声给弄到耳聋。

 她才刚刚去看完眼科,不希望连耳朵也坏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也因为如此,她才可以待在办公室里打国际电话,反正是花公司的钱,又不是花她的钱,不打白不打。

 不过,她还算是有职业道德,挑在下班时间打电话,而不是在上班的时候摸鱼。

 “哇!真是太稀奇了。”

 “怎么说?”

 “我大哥最讨厌碰女人了…不,应该是说,不光是女人,其他人也是,更别提是他主动了,所以——”

 “好好好,他碰不碰女人不是我关心的重点,反正我先跟你说好,只要我把那个花痴的真面目揭开,你就要把我的阿公还给我。”

 “好好好。”电话那一头的念心也学着海风的口气回答“你别担心,我一向都把你的阿公当成我的阿公,我不会亏待他的。”

 “我没有说你会亏待他,只是你不应该只留下一张字条,就把他带到日本去。”

 “不是在日本。”

 “不然咧?”海风紧张的问。

 “我跟我爸妈可是环球全世界,日本是前天的行程,今天我们已经在韩国了。”

 “什么,韩国!”

 “对啊!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带你的阿公去整形,他说他的眼皮掉下来,这样会看起来比较老。”

 “他本来就已经老了…”海风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话筒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不会吧?挂她的电话!这个没礼貌的臭丫头。

 海风重重的抱住头,忍不住呻出声“天啊!好不容易眼睛好一点了,又被念心搞到头好痛。”突然,有个声音在她的身后传出“你又哪里痛了?”她一时也没会意过来,很自然的回应着那个问话“就头痛啊!”话才一说完,就发现一双大手摸上了她的太阳,令她忍不住瑟缩一下。

 “啊!”她才想要转头看个究竟,却被按住,动也动不了。

 “不要动。”不会吧?这个声音…“总裁?”怎么他又来了?

 “别紧张,要知道头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我也常常头痛,像这样按摩太阳很有用的。”

 “总裁…”天啊!她差点舒服的呻了。

 她几乎要跟他说,她全身上下也常常会有种不明的酸痛,如果可以来个全身按摩,一定会更好…等等,海风,你不要发神经了。

 她马上站起身,转身双手抱的看着他。

 “我的头不痛了。”

 “眼睛呢?”

 “好了。”

 “有去看医生吗?”

 “有。”

 “嗯!那就好。”海风可以感觉到他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所以等待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他不走,也不说话。

 吼!是不是做大生意的人都爱装酷这一套?

 “有事吗?”

 “还不回去?”

 “加班。”总不能跟他说,她是故意留下来打国际电话吧!

 “吃饭了吗?”

 “还没。”

 “走吧!”

 “啊?”

 “我请你吃晚餐。”他伸手想要拉她,她马上往后退,一脸警戒的说:“不行,你休想用美食佳肴或是这种虚伪的关心来收买我,企图混淆我公正公平的心,好帮你掩饰你花心又没眼光的丑事。”念斯又往她的方向走近一步,黑眸在俊美的脸上闪烁着“丑事?”

 “没错。”

 “我并没有做出什么丑事。”

 “还说没有,那个潘小莲跟你在办公室里做出儿童不宜,大人会脸红的限制级行为,就连身为新世纪新女的我都觉得你们太下了。”

 “下?”

 “好吧!我就全部告诉你,你别以为那个潘小莲有多好、多纯真,她在我们学校可以说是有名的“公车”只要是男人招手,就可以上的。”

 “有这回事?”他的口气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是啊!任何一个瞎了眼的人都知道那个女人接近你绝对是为了钱,你可不要傻傻的被她那个狐狸给骗了。天底下的好女人多的是,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要让父母亲心,你真是太不懂事了,亏你还是哈佛毕业的,要是我,才不会这样笨。人人看到我,都说我是欠栽培,要是让我有机会念到哈佛,我一定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不是我在吹牛…唔…”正当她碎碎念个不停时,整个人突然被他抓住,然后往他的方向拉,下一秒,她的就被他紧紧的封住。

 她感到震撼,像是被捕获的小动物一样,无法动弹。

 虽然她看过爱情罗曼史里面的男主角总是那样狂野的吻着女主角,感觉到这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但是幻想归幻想,却没有现在这个时候如此深刻。

 就像上次那个吻一样,她也被吓坏了,连怎样走出他家回到自己的窝都不知道。

 本来以为第二次应该会适应点,但是她错了。

 他的两次吻都带给她不同的感受,唯一相同的,就是被吓坏了。

 突然,他的离开了,海风闭着双眼,呼吸急促到像是刚刚爬完了新光三越的高 楼一样,整个人都僵在那里,身子宛如紧绷的弦。

 “该死!”不会吧?讲脏话!海风猛然睁开眼睛。

 “你…”“我不该再吻你的。”

 “啊?”他猛然放开她的肩,力道之大令她整个身子摇晃了几下。

 真是太鲁了,这个大少爷。

 “又没有人要你吻我,而且你凭什么吻我?”她也火大了,更多的是老羞成怒。

 干嘛吻了她之后,还一副很后悔的样子!她才是受害者吧!

 “不能怪我,谁教你要诬赖我,我当然要为自己平反一下。”

 “我哪有诬赖你?”

 “女人接近我的意图,我又怎会不知道是为了钱,只不过,我就算没有钱,女人还是会拜倒在我的西装下。”这个大少爷跟念心还真是一对好兄妹,连说话嚣张的口气都是一模一样。

 不过他说的倒是也没错,就算他不是集团的第二代继承人,光是凭他的外表及翩翩风采,的确会有很多想要包小白脸的女人扑过来的。

 “那跟你强吻我有什么关系?”突然间,他微笑了。

 没笑的他就已经酷到令人想要尖叫了,现在笑了的他可以说没有什么女人可以抵抗得了的。

 不过她认定这个男人是企图想要软化她,要她不跟他的爸妈打小报告,心机真是太重了。

 “你刚刚有感觉到天旋地转,脑筋一片空白,心跳加快,无法呼吸吗?”有也不跟你说。她有点小任的想着。

 她的沉默已经表达了她的默认,念斯的微笑又扩大了点。

 “既然我爸妈要你监视我,不希望我被不三不四的坏女人给欺骗,你就搬来我家吧!”

 “我才不要。”

 “你不要?”

 “对。”她才不习惯住在陌生的地方,当初念心也是要她住到她大哥家,好方便二十四小时监视他。

 “如果小莲晚上来找我…”讨厌的男人,故意这样威胁她。海风狠狠的瞪着他。

 “好啦!我会找时间搬进去。”因为她想一想,依她对那个花痴的了解,搞不好三更半夜爬上窗户去找他都有可能。

 “不用找时间了,搭我的车一起回去吧!”啊!这么好客喔?她可是去监视他的呢!

 “我还要回去准备行李。”

 “我可以买给你。”他的口气好温柔,像是男朋友在宠爱女朋友那样,要什么就给她什么。

 “不行,既然家里都有,干嘛还要买?不要浪费,今天你看不起一块钱,以后就会为了一块钱哭泣,这样的道理你应该也懂吧?”他又笑了,是一抹宠溺的笑。

 “好,都听你的。我送你回去拿吧!”想到她家里那条又小又窄的巷子,他那么大台的黑头轿车肯定连轮子都挤不进去,而且要是让这个贵公子看到自己那已经传了好几代的破房子…“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见到她这样坚持,念斯也就不勉强她了。

 他点点头“好吧!那快点回去吧!我晚上在家里等你。”话说完,他转身就离开,留下她一个人充满困惑的待在原处。

 当间谍当成像她这样透明化的,恐怕全台湾也只有她一个吧!

 阿公,你知道我为了你,搞到生活都一团了吗?你老人家还在环游全世界,真是太没有良心了,呜呜…  m.XziXs.CoM
上章 爱神射一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