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舂放纵 下章
第二章 我和娟子
 很多事情在我们经历的时候浑浑噩噩,只有在以后的某个契机里才会恍然大悟。事实上周对于娟子的好感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从第一次见到娟子开始他就已经对娟子有了特殊的感觉。

 我依然记得在第一天与娟子见面时候她连珠炮似的发言之际,我是尴尬而羞怯的表情,而周却是一种面带宽容的微笑。而事后的很多次接触里,也总是我跟娟子在吵吵闹闹,周总是像个大哥一样在一旁观望,偶尔才会加入我们的战团也是一纵即逝。这些细节对当时的我来说浑然不觉,而在今天回想起来才知道那是一种暗藏在周心中对娟子的爱恋。

 关于周跟娟子的第一次是这样发生的。那个周末我们为了庆祝合租成功,再也不用忍受公司的狭小宿舍一事,集体出去腐败一晚。先是吃的川菜,然后又去K歌,最后又跑到大排档灌啤酒,临回出租屋还拎了一大堆易拉罐啤酒回去继续畅饮。总之,那一天正如同所有由于酒作用而发生的爱故事一样,我们喝了数不清的酒,直至烂醉如泥。

 关于那一晚上他们的故事我是在后来才从娟子和周嘴里知道。而当时,一进入合租房我就已经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再睁开眼睛时候没看到旁边沙发上的周。娟子的门开着,她侧身背对着门口,雪白的股在阳光下刺着我的双眼。

 周仰面躺在娟子身边,他的小弟弟软绵绵的趴在他大腿中间。我在一瞬间的石化以后立刻觉得鲜血上头,口如同有几千斤的铁锤在不停敲打。

 我知道这种场合我应该知趣的故意躲开,可是我的下却如同初生的牛犊一般雄赳赳气昂昂立起来。我很惭愧,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到底是怎么了?猛然间一个念头钻进了我的脑海--周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去你妈的吧!我抬腿进了房间。

 至今我也无法解释自己当时到底为什么会有了去干娟子的念头,一定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年轻、好玩、刺而已。我必须承认,在清晨茎晨的状态下,见到这一样一幅活宫,让我心理全都是发望。

 我轻轻绕到了娟子的头,她面对着晨光,依然在睡。微闭的双眼睫细长,前两个房虽然侧卧却依然坚,粉头让人心生怜爱,‮腿双‬之间的幽谷上发黑亮,而上面兀自闪烁着一点白光--那似乎是干涸后留下的痕迹--这让我越发难以自持。我屏住呼吸,慢慢把一直昂首怒放的茎向娟子的嘴边送了过去。

 在那一瞬间,我的心跳似乎全世界都能听见。我生怕吵醒了娟子或者周,可是又完全无法抑制望的纠。把茎送到娟子的嘴边,头因为兴奋而暴涨起来,轻轻在娟子的嘴上碰了一下,一种通电般的麻酥感遍布全身。

 我忍不住,又把茎向娟子的嘴上摩擦过去--娟子忽然张开了嘴--我吓得浑身一抖--她在睡梦中打了个呵欠,正是在那一瞬间,我把进了她的嘴里。

 必须承认,这个举动是胆大妄为的,我根本想象不到这样一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可是望的驱动让我失去了理智,茎进入了娟子的小嘴我就开始动起来。

 娟子猛得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到是我,她眼睛里带着一点恐惧,本能的向后闪躲,可是我已经抱住了她的脑袋,她越挣扎,我抓的越紧,动的越快,娟子放弃了抵抗,她只是在我动的茎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就开始配合起来我的动作。

 后来我问娟子为什么当时没有再反抗,娟子说心里最初全是惊讶与恐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抱着她脑袋的一瞬间忽然放松了,再之后根本没时间想其他事情。我在察觉到娟子的配合以后放开了她的头发,她吐出我的茎,瞪了我一眼,伸手指指身后依然在睡梦中的周,我们悄悄离开了房间。

 一到了沙发上,我迫不及待的把娟子放倒,一头钻进她两腿之间,舌头触到了她的花瓣,她浑身一颤,我把舌头伸进了她的道。一股混杂着女、分泌物还有的味道进了我的嘴里--周在里面了!我一瞬间有些恶心,不过这个念头立刻被望压制了下去,一种极大的心理刺感让我发疯似的在娟子的道里探索。

 娟子很快呻了起来,她的爱混杂着我的口水在桃源幽谷里淌。我一会用舌尖挑逗着她的蒂,一会用嘴着她的,一会又把舌头伸进她的道,我的癫狂刺了她的疯狂。娟子忽然翻身起来,一把抓过了我的舐起来。如果说最初是在我的迫下娟子不得不给我口的话,那么现在的娟子是在兴奋下主动给我口

 她的嘴、舌头环绕着我的头不停的打转,又从左到右来回茎的每一个角落。我无法抑制自己,让娟子翻了个身,背对着我,我从后面直接了进去。娟子的道又又滑,我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发疯似的在她身后做着活运动。啪、啪、啪…烈的撞击声响彻着整个房间。娟子也从最初的娇变成了大声疾呼。娟子,我在干的女人竟然是娟子,这个跟我们朝夕共处热情相投的女人!心理跟生理的双重刺让我很快达到了极致,浑身的颤抖在娟子身体里发了全部的望之子。

 看着从娟子依然冒着热气一张一合的道口里淌出来的感觉很奇妙,因为那不仅是我的,还有娟子的爱,也或者夹杂着昨夜周在里面的。我在发呆,娟子忽然笑了说:“发什么傻呀你,赶紧给我弄点纸擦一下。”我这才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的周

 说不清楚为什么,我在看到周的一瞬间有一种负罪感和愧疚感。难道是因为他先跟娟子发生了关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那个早晨我完全沉浸在于娟子刚刚进行的一场烈的爱刺中了。而周站在那里,脸上是一种说不清楚的表情,似笑非笑却又带着点诧异与思考,他肯定早醒了,也看到了一切。

 我跟周对视了很久,也可能只有一瞬间。娟子先爬了起来说:“周你过来。”周皱了眉头,还是乖乖走了过来。

 不提防娟子照我们两个脑袋上一人弹了个响指,娟子哈哈笑着说:“你们两个混球!我说不合租,还是让你们给骗了!说,谁对我负责!”我愣了,还真没想到娟子会有这个问题。

 我还没回过神来,周笑了说:“我!我对你负责还不行嘛!你要是看我不行,就让老杨负责!”娟子“切”了一声说:“用不着!你们两个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说着她起来去了卫生间。我跟周阳光着身子坦诚相见除了在洗澡时候这还是头一次,而且是在我们刚刚分别跟同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以后,这场面确实有些尴尬。还是周先说话:“你…是不是也去洗洗?”我这才想起来自己那刚刚疲软的茎上还满是爱的胶着。

 卫生间没锁门,按娟子的约法三章这会我们是不能用卫生间的。可现在谁还会提及这个问题呢?我进去的时候娟子正在冲澡,看到我她似乎脸红了,又一甩头发说:“把巾递给我啊!”我看着在冲澡娟子,一时间有些恍惚,从昨夜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难道是一场梦幻吗?  m.xZIxS.cOm
上章 青舂放纵 下章